本文摘自恩派主任吕朝内部发表的2017新年致辞《革新》。其中谈及对恩派机构发展、中国公益行业转型,以及公益人自我修养的剖析与建议。在此抛砖引玉与同道中人共享共勉。

回放2016,无论对恩派,还是对每一个恩派人,都可能是极其重要的一年。其影响到底有多大,现在还难以估量,但它继往开来,无疑会开启新的一段虽艰辛但壮美的生命之旅。岁末年初之际,我最想说的是“革新”。

革新,并非缝缝补补式的改良,也不是只破坏不建设的革命,它是施行“拔出、拆毁”一个旧世界,又要“建立、栽植”一个新世界,是三观尽碎后的重生,是凤凰涅槃。

一、恩派要革新!

十一年来,我们习惯了年终盘点的“捷报频传”。从2016年的各项指标看,我们仍处在快速发展中,但我们尤其应该警醒的是,三年前模糊的隐患如今越发明显了;而面对转型,各事业单元和职能部门由于遇到的挑战程度不同,共识并未达成,执行不够坚决,成效还不明显。

2016年我们有的业务增长放缓,我心中倒是一阵窃喜,挑战形成凝聚,艰难锻造品格,恩派如同人体,心脑四肢必须上下同欲才能向着一个方向奔跑,也才能成就“没有当下不可逾越,没有未来不可抵达”,这个时机正好!

在此,我们再一次回顾转型目标尤为重要:1,从To B到To B&C;2,从块儿管理到条儿管理;3,从自己干到支持别人干;4,从“打哪儿指哪儿”到“指哪儿打哪儿”;5,从公益慈善机构到社会服务机构;6,从追求永生到不断繁衍(《恩派的转型》2015年9月)。

以上,在2017年,我们会更加坚定地做下去。

二、中国的公益界要革新!

2016年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》及《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》的颁布,带来一喜是终于奠定了公益慈善在中国的法律规范和职业地位;一忧则是私意解读、用力过猛者频发,坊间又唱起了“进一退二”的忧郁蓝调。经过几年风风光光的走秀,那种作为“旅游景点”和营销手段的公益已露疲态,甚至将要变成“皇帝的新衣”,屋外怀揣利刃的“野蛮人”哐哐砸门,屋内慷慨激愤的情怀者还在自灌迷汤……不革新怎么行!

我想没多少人会认为“社会企业”是拯救中国公益的唯一药方,也更不会有几个人真正理解徐永光先生的良苦用心,“矫枉必须过正”!一个功成名就的老人不断用“标题党”来招致骂名,为的是呐喊和警告,这让我想起当年的挪亚一边造方舟一边劝告世人:“大洪水要来,你们要上船……”。然而,人们只觉得他是个疯老头,最终只有挪亚一家八口逃了出来。

我最近一直听到预计恩派要上市的消息,真的要感谢朋友们的关心和捧场。恩派要不是民非,以现有的体量和增长的确够上个创业板啥的。但这显然不是我们革新的目标,我相信这也不是其他民非转制“社会企业”的目标——我们要突破的是中国公益界的困境。

我们相信,将来绝大多数的服务型社会组织,将转化为企业化管理的社会服务机构,从而将与商业企业同场竞技,靠产品和服务而不是贩卖情怀来赢得资源。社会企业将成为一个“伪命题”,提供社会服务的机构不再以注册形式、盈利多少、是否分红作为标签。而对那些“以善为名”的慈善组织,社会将以最高的道德标准来要求他们,该“绑架”就要绑架,同时也应给予他们最大的政策优惠,因为他们是这个时代的“理想之光”!

三、人心需要革新!

2016年8月我在“SEED梦想种子计划”演讲中有一段话:“……我们的工作越是得到认可,我越有一种名不副实的、虚幻的感觉。”有这种感觉的直接原因,是对一些所谓的创新和慈善行动的实际社会效益有所怀疑;间接原因,则是越来越迫切地感到,需要寻找持续激励我们这些社会创业者前行的精神动力。

个人的成就感,个别受益人处境的改变,机构在世俗意义上的成功,甚至所谓的推动公民社会都不是答案,至少不是最终的答案。一种巨大的不安日益逼近,那就是:“智慧和道德如不藉着真理,就是双倍的愚蠢……”细思恐极呀!恩派由于其工作性质,误人子弟的机会太多,怎能不小心翼翼。

刚入行时我们感觉自己在帮助人,后来发现其实是帮了自己,再后来我们发现如果“人心”不改变,谁都帮不了。而人心的改变一定是信仰的力量。

《罗辑思维》有一个预判说,每个人都会被互联网赋能成为一个君王。滴滴是他的御马监,美团&饿了么是他的御膳房,罗辑思维和得到就是他的翰林院……而我想还是让人们谦卑一点吧,我们要为他建一个静修室,甚至一个教堂,在那里他可以安放自己的灵魂。

恩派300位宝贵的同事,我们真的有机会成为小时候常听说的“人类灵魂的工程师”,这并非虚头巴脑和遥不可及,我们其实已经在做这样的工作,职场既是道场,做的过程也使我们自己的心得以净化和医治。

2017年,让我们一起强身、历世、练心。

Copyright © 2006-2016, NPI, All Rights Reserved

沪ICP备0702820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