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上海的人民广场出发,驱车北上,途径江苏,山东,河北,山西,陕西,最终抵达内蒙古西南部的鄂尔多斯市中心,最短车程约为1800公里,理想状态下行驶 预计耗时21小时。古人谓之以“天之涯,地之角”的辽远大漠,朝夕得至。当然,对于已经习惯高铁一小时经济圈的长三角居民而言,此仍为令人乍舌的距离。但 若真赶时间,两地间4个半钟头的直达航班,无疑提供了更为心旷神怡的选择。

得益于现代交通条件之便,两座历史传承、人文风土及生活方式区别迥异的城市,俨然已是天涯咫尺,可望可及。事实上,伴随信息与市场无界限化的人类发展大 势,二者经济发展条件上的天然差异早已显著缩小——各取样本为例:2013年,上海浦东新区国内生产总值6449亿元,人均124319元;而鄂尔多斯的 伊金霍洛旗,国内生产总值646亿元,仅为前者十分之一,然其238900的常住人口,不足前者二十分之一,算下人均总值达270406元,竟还领先两倍 多【*所有数据源自相关统计网站】。

这种冲破地理桎梏的现代化运动,同样体现在社会建设领域。2013年底,恩派与伊金霍洛旗委组织部正式缔约,技术输出支持伊金霍洛旗社会组织孵化园建设, 项目周期一年。此项合作,使得恩派的华北业务版图,向西扩展700公里,同时也为“推进社会组织发展战略”的地方政府属性,在“沿海及经济发达地区”的外 延之外,追加了新的注脚。可以预见的是,伴随由上至下加强的“社会共治”呼声,将有越来越多的政府部门,认清并重视社会组织在参与社会建设中扮演的不可或 缺角色,而转向其购买专业服务。

【背景信息:2013年9月,国务院办发文强调政府向社会力量(主力即为民间公益组织)购买公共服务的重要性并明确加强推进,同年12月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,要激发社会组织活力,创新社会治理体制,改进社会治理方式】

自2006年在上海创立国内首个公益组织孵化器以来,恩派又在北京、深圳、南京、珠海等地复制运营孵化器业务,成为国内规模最大和影响力最广的支持型公益 机构之一。迄今孵化出壳各类民间公益组织超过300家,其中不少已然成为中国公益知名品牌,比如“多背一公斤”、“手牵手”、“青翼”、“瓷娃娃”、“新 途”、“雷励”、“爱有戏”、“信实”等。而基于“自营”孵化器业务长年积淀的丰富实战经验,恩派成功开发出一套独立知识产权的社会组织培育及孵化空间运 营技术,并于2012年首次达成与政府部门的技术输出服务协议——接受嘉兴市民政局委托,以专业公益顾问的形式,支持嘉兴市社会组织培育发展中心建设。

此后,恩派陆续在浙江平湖、宁波、桐乡、台州,内蒙鄂尔多斯,江苏苏州,山东济南、青岛等地,与包括民政局、社建委、共青团、组织部在内的各类政府单位合 作,支持共建社会组织孵化园(或称“公益园”、“服务园”、“孵化中心”等),推动当地搭建覆盖广泛、门类齐全、层次丰富、结构优化、布局合理、作用明显 的社会组织发展体系。园区主要涵盖社会组织服务与指导,公益创业支持,社会组织能力建设,现代公益慈善理念传播,公益资源对接,社会创新展示及公益评估与 研究中心七大功能。除了上述已经启动的项目,恩派与合肥、武汉、厦门、西宁等地政府部门的合作洽谈也正在紧锣密鼓进行当中。

政社共建社会组织孵化园的核心意义在于,通过整合、优化各类社会建设资源为社会组织所用,而促其更有效率地参与社会建设与社会创新。这些资源包括政府资 源、市场资源、社会资源三大类,囊括人、才、物等各个方面。对政府而言,经由资源的转移来完成政府的职能转移,进而推进公共服务均等化;对市场而言,经由 资源的转移来完成企业社会责任的担当,拉动企业的社会投入、加强企业和社群的链接;对社会而言,经由社会资金、公民参与的有效投入来促进社会组织的发展, 进而反哺人民群众的需要。

而正如前文所陈,信息技术与自由市场的迅猛扩张,为这种资源优化配置,提供了最大范围内的无限可能。

于是,从上海到鄂尔多斯,这么“远”,那么“近”,一如社会创新的未来。
*恩派孵化器/孵化园业务联络:
邓先生,fuyou.deng@npi.org.cn,
(86)159-5194-1363

*下图为恩派承担托管的闵行公益组织孵化园实景

2 (1) 2 (2)

Copyright © 2006-2016, NPI, All Rights Reserved

沪ICP备07028207号